只是因为他和他身边的人说起汉语来不甚熟练语

天空彩票娱乐 2018-08-07 14:58 阅读()
,走!”李鱼指点着墨白焰和冯二止,指挥二人站到杨千叶的左边和后边。
 
    杨千叶讶然道:“为何要这么站?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你有所不知,这长安市上,有许多挤神仙的泼皮,看到谁家姑娘俊俏,趁着人多,挤近了去,上下其手,就会占人便宜。我们三人这样站定,就能防着他们的脏手
 
!”
 
    头戴浅露,但帷幔还未放下的杨千叶听得心头一暖,瞟一眼李鱼,目光都柔和了许多。
 
    墨大总管看在眼里,心中好不吃味:“哎,人比人,气死人呐!从小到大,多少事都是老奴我照顾你呀殿下,喂你吃饭,哄你睡觉,侍候的无微不至,也不见你对我这样瞟上
 
一眼。”
 
    墨大总管是认定了自家殿下与李鱼有情的,此时大抵是一个酸溜溜的“弃父”心态,眼睁睁看着自己精心培育长大的一棵水灵灵的小白菜,心甘情愿地要被一头猪拱了的感觉
 
 
    深深姑娘眼巴巴地看着李鱼,指着自己心口:“我呢,我呢?”
 
    李鱼奇道:“你什么?”
 
    深深道:“我站哪儿呐,我这么漂亮,身材又这么好,会被人揩油的。”
 
    李鱼恍然,道:“哦!想要打你主意的那个恶霸不就是西市的吗?你去做甚,先回褚府去!”
 
    深深飞快地睃一眼杨千叶,不知怎地,竟然生起一种自己办的饭票,要被别人刷了卡的危机感。她嘟了嘟嘴儿,顺手从路旁一家摊位上抽出一条丝制的绣巾,往脸上一系,只
 
露出一双漂亮的大眼睛:“这下行啦!”
 
    说完,她就跑上去,挽住了杨千叶的一条胳膊:“杨姑娘,西市你不熟,我熟得很哩。而且我很会侃价喔,我陪你!”
 
   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,深深姑娘正插在李鱼和杨千叶中间,身子这么一挤,李鱼就和墨白焰、冯二止一样,变成护侍在外围的侍从了。
 
    杨千叶带笑的眼神儿往李鱼身上一瞟,放下浅露的帷幔,任由深深挽着,向前走去。李鱼悻悻地摸了摸鼻子,无视了墨白焰一副“老怀大慰”的臭德性,只好充当了阻挡“神
 
仙手”的肉屏风。
 
    吉祥姑娘此时正匆匆穿过西市的一条横向街道。她在长安已经住了一段时间,了解此地地形。虽说横穿西市人流稠密,但是一旦穿过那条主街,却有更近的小道可走。如果绕
 
行大道,路远不说,西市几个进出口邻大街的位置反而比市场内还要拥挤,其实更不好走。
 
    路旁,一个头缠白布,手横竹笛,肤黎黑,皱纹深如沟壑的老人正盘膝坐在地上,身前有几个竹篓儿。老者高鼻深目,明显是个天竺人,穿一袭脏兮兮的破烂袍子,赤着烂树
 
根一般的一双脚,盘坐于地,怡然自然地吹着笛子。
 
    随着笛声,竹篓内各自钻出一条花斑斓、叫不出名字的蛇来,身子随着笛声弯曲扭动,舌信则哧哧地吞吐着,看着极是吓人。旁边围了些人,主要是些孩子,又怕又想看地瞧
 
着,没有一个敢靠得太近。
 
    “哎呀!是常贱男的人!”
 
    深深突然看到一个大汉领着几个打手,晃着膀子从前方走来,正是那日追捕她的人之一,深深虽然蒙着面,却还是心虚地往李鱼身边一看,下意识地抱住了他的胳膊。
 
    深深胸前那对丰挺硕大因此便挤靠在了李鱼的手臂上,那种软绵绵的异样触感……李鱼正飘飘然,忽然看到杨千叶正扭头往这边看着,浅露帷幔下隐约可见她的目光,正落在
 
自己的臂弯上。
 
    李鱼也不知道自己心虚些什么,赶紧避嫌地往后一跳。
 
    “哎呀!”
 
    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正瞪大眼睛看着驯蛇,李鱼一脚踩在他的脚尖上,疼得他哎呀一声叫,李鱼回头一看,赶紧抬脚,可旁边还有一个老妇人,李鱼怕撞到她,再往后一跳,站
 
立不稳,一屁股坐到了一个竹篓上。
 
    所有的人都瞪大眼睛看着他,那吹笛的阿三也放下了笛子,直勾勾地瞪着李鱼。
 
    李鱼刚刚坐稳了身子,突地怒目圆睁,张口发出一声惨叫,仿佛屁股底下坐了弹簧似的,嗖地一下窜起一人多高,落到地上马上原地转圈乱跑起来,屁股后面摇摇晃晃地拖着
 
一条大蛇,那蛇死死咬着他的屁股不撒口,李鱼连蹦带跳的,仿佛一只长了长尾巴的大马猴。
 
    常剑南手下那个小头目冷冷地往这厢一瞟,嘴角不屑地一撇:“乡下来的土包子!”
 
    那小头目懒得多看,领着几个手下晃着膀子过去了。
 
    杨千叶见此情状,登时一惊,沉声喝道:“我来帮你!”
 
    声落剑出,自她袖中滑出一口短剑,剑光一闪,李鱼的尾巴顿时断了一大截,但蛇头部分依旧发扬着“咬定青山不放松”的精神,死死咬住他的屁股不松口。这时那印度阿三
 
 
    深深点头道:“真的真的,这蛇有剧毒的,一刻钟人就死啦!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来!快让我掐死你!”
 
    李鱼也知道,这种时候,深深姑娘不可能调侃他,她很可能是慌不择言,虽然是在介绍这蛇的毒性,却一定有办法救他。可是听了她的话,真的叫人难遏掐死她的冲动啊。
 
    正当此时,一身匈奴少女打扮的吉祥姑娘拨开人群,走到了这里。只是围观看热闹的人太多,吉祥好奇地往人群中探看了一眼,从人缝里只看到了面蒙彩纱的深深蹲在地上,
 
还有一个正张着双手要掐那姑娘脖子的男人后脑勺。
 
    好奇心深重的吉祥姑娘真想停下来看看热闹,但是一想到时间将近,若是去晚了只怕那位人傻钱多的吉利老爷不高兴,会丢了这份好营生,只好遗憾地叹了口气,喊着“借光
 
!借光”,从李鱼身边穿过去了……
 
    :求点赞、月票!...
 
 第207章 近在咫尺
 
    <script>("readerfs").classna = "rfs_" + rsetdef()[3]</script>
 
    吉祥穿过西市,再经过一条小巷,就急急赶到了怀德坊。
 
    怀德坊与群贤坊毗邻,此时就住在群贤坊褚大将军府的李鱼绝对不会想到,他苦寻许久的吉祥,其实就与他一坊之隔。
 
    怀德妨中有一座大宅,守门的唐兵似乎与吉祥早就熟识了,见她赶来,只是笑着打了声招呼,便放她进去了。
 
    这是一幢三进的宅院,吉祥匆匆穿过前院,甫一进中庭,景致便是豁然一变。这里没有笔直的中道,没有假山池水,没有绿树成行,正前方也没有二庭院落里恢宏壮观的主客
 
厅。
 
    整个中院儿,平坦空荡,只是用土垫着,使得地势略有起伏。这个中院儿,至少也有五六亩地的面积,没有任何土木建筑,在长安城市建筑中,本来是绝不可能存在着这样的
 
中庭的,只不过这里原有的那些建筑和装饰都已被人完全拆除了而已。
 
    现在的中庭是什么样子呢?现在这里是绵亘起伏的一片草原,地上都垫了沃土,上边植了植被,野草丛生,野花星落,仿佛这里本来就是一片丰沃的大草原,只可惜四下的院
 
墙限制了过望的视野。
 
    在这片“大草原”上,赫然可以看到牛哞羊咩,马儿奔跑,还有一座大型的毡帐,座落在这人工建成的“大草原”上。牧民高歌,牧羊犬追逐着羊儿奔跑着,完全就是一副草
 
原生活的景像。
 
    这里,就是吉祥所说的那个人傻钱多的吉利老爷的家了。是啊,好好的宅子拆了,愣是搞成这副模样,雇了很多人来扮牧民、扮仆从,天天跟唱大戏似的,这不是人傻钱多是
 
什么?
 
    只不过,“吉利老爷”自己可不这么看。“吉利老爷”并不叫吉利,那只是因为他和他身边的人说起汉语来不甚熟练,语音生硬,以他的称呼听在吉祥姑娘耳中,把颉听成了
 
吉,就一厢情愿地把他当成了自己的本家。
 
    其实“吉利老爷”本名阿史那咄苾,旁人则尊称他为颉利可汗,这位突厥可汗曾经是大唐的死对头,可上次惨败于大唐之手,连他自己都成了俘虏,就被押送长安做了寓公。
 
    李世民对这个匆匆赶到那座大毡帐旁,只见那座原汁原味的突

相关推荐